<address id="xbddp"><i id="xbddp"></i></address>
<cite id="xbddp"></cite>
<progress id="xbddp"><i id="xbddp"></i></progress>
<address id="xbddp"></address>
<cite id="xbddp"><i id="xbddp"><th id="xbddp"></th></i></cite>
<progress id="xbddp"></progress>
<address id="xbddp"></address> <var id="xbddp"><span id="xbddp"><th id="xbddp"></th></span></var>
<progress id="xbddp"><i id="xbddp"><strike id="xbddp"></strike></i></progress>
顶点小说 > 大明职场 > 239.金陵谍影(三)

239.金陵谍影(三)

  必须尽快想出法子,否则……自学成下山后,姚光启遇到的对手都不是善类,但没有一次?#31449;?#26159;这样危险紧迫的,没有足够的思考时间,也不知道对手的真正实力。更要命的是,不管对错,都需要在短时间内下了决断。
  在这寒气沁骨的深夜,双方都选择等待,都表现出一副耐心十足的样子,都默不作声,气氛越来越凝重冷漠。一阵冷风吹过,也不知是因为真的冷还是气氛过于僵化,所有的锦衣卫,都?#24187;?#25171;了个冷战。
  连跑带打了这么久,姚光启身体还是热的,但更热的是他的心,他的额头不自觉的泛起了汗珠,他知道,越拖对他就越不利。
  他慢慢捡起两块残瓦,在手中掂?#35828;啵?#38543;后又瞄了瞄西面,突然,他启动了,而且就是朝向西面。
  之所以选择西面,是经过思考的。东面是皇城,作为锦衣卫,如果?#20040;炭拖?#30343;城方向逃窜,一旦刺客再弄出其他的动静,不管是谁肯定都吃罪不起,所以,姚光启判断,东面锦衣卫一定是守备最多的。
  而那个布局的人,今晚原本是出来秘密会面的,他绝不可能将所有的锦衣卫全都调出来,所以他的人手未必能保证四个方向全部都严密布防,东面的锦衣卫更容易向南北两面增援,因此姚光启选择了西面。
  西面的守备并不松懈,远处的高楼上看到了人影晃动,“有动静?#20445;?#36807;来了?#34180;?br />  姚光启没等近身,就听前面的锦衣卫高声示警,姚光启故意弄的很大声,就是等着有人示警,随着两块瓦片飞出,两声痛苦的惨叫也传入所有?#35828;?#32819;朵,那两个示警的人被瓦片击中,?#35828;?#19981;轻。
  瓦片开道,墨云紧随而至,黑色的剑如同死神一般,轻灵的飞舞,所到之处,随着一声声痛苦的叫喊,剑下之人,非死即伤,包围圈还没等形成,十来个锦衣卫已经倒在墨云剑下。
  拼出了一个口子,姚光启全力一跃,打算一举逃出包围圈,但他人还在空中,就隐约听到了对面的声音,这是一种很奇怪的声音,像是什么东西划过空气,速度很快,但又很重。
  不好,这是一张大网,姚光启心随意转,在空中强行换气扭身,身子向下沉的同时向侧面转,在身体即将落地之前,墨云点地,凭借这一点之力,他的身体横着向左强行蹿出十几?#21073;?#30828;生生撞在墙上,好在他及时运气泄劲,否则当场便会撞晕在墙上。
  他的身子还没等落地,就听啪嗒一声,那张大网实实成成的拍在地面上。那大网的边缘,一道道寒光在月色的映衬下闪?#21028;?#24694;的光芒,整个网的四周都整齐的拴着锋利的刀,网的中间同样每隔一段距离也绑着锋利的刀,这是一张刀网,先?#35828;?#20877;擒敌,若是被这种网兜一下,那是绝无逃脱的可能。
  近在咫尺的姚光启清楚的看到,那刀锋薄如?#21073;?#33509;不是自己反应快,此刻……他不敢往下想了。
  前方一定还有埋伏,姚光启刚
  刚下完判断,就听到密集的?#20391;?#30340;声音越来越近,这是弩箭的声音,很显然,对方知道大网没有奏效,外围的包围用弩箭逼退自己,此刻他所处的巷道?#34892;?#29421;窄,根本没有闪转腾挪的空间,无奈之下,姚光启急忙向后退去。
  这一次突围的尝试失败了,对方还真给自己布了一张天罗地网,一张?#34892;?#21152;无形的大网。
  姚光启退回原地,抬眼望了望天,此时天边已经露出了些许鱼?#21069;祝?#20170;日天气大好,万里无云,不多时太阳便会升起,若是再拖延下去,自己就真的再无机会了。
  他决定在西面再赌一次,他在赌对方的心里,赌对方认为自己不会再从西面突围。
  这次姚光启仍然?#20154;?#20986;一堆瓦片,锦衣卫们也学的精了,这?#26412;谷幻?#19968;个人发出声响,而?#19968;?#24212;他的变成了一排密集的弩箭。
  姚光启迎着弩箭冲了上去,借着微弱的光线,加上经过青蟒加成的极佳的目力,他看到一排光点向自己飞来,就在弩箭即将射中他的一刹那,眼前的几只弩箭竟神奇般的被他抓到手中,他丝毫不做停留,用尽全力再度加速冲去。
  待锦衣卫反应过来,双方的距离已经不到十?#21073;?#38182;衣卫们异常惊讶,已经没有时间给他们装填弩箭了,情急之下,他们扔掉弩拿着兵器迎了?#20384;矗?#23002;光启剑气暴涨,转眼间?#22836;?#20498;了五个锦衣卫,其他的锦衣卫也真彪悍,仍然不肯退却。
  姚光启此刻杀红了眼,黑剑舞起,犹如天神下凡,一眨眼又是五个锦衣卫倒地不起。眼前就剩四个人了,姚光启心一横,剑下生风,向四个人痛下?#31508;鄭?#23601;在这四人仓皇接招的同时,姚光启突然听到一阵熟悉的声音,不好,是弩箭。
  一排密集的弩箭从锦衣卫身后方向射了过来,姚光启急忙向后急退,同时用剑气护在自己身前准备随时格挡。
  他人还在空中,就听四声惨叫,那四个锦衣卫没有死在自己剑下,却被同伴的弩箭送上了西天,姚光启万没想到,对方为了阻挡自己突围,竟然如此不择手?#21361;?#31455;然不顾自己?#35828;?#29983;死,对这边进行无差别的弩箭覆盖。
  姚光启不得不再次后退,对方无所不用其极,说明他们对抓获自己势在必得。
  眼?#21050;?#33394;越来越亮,自?#31166;?#33073;的机会越来越低。
  一夜未眠,让姚光启的体能也有所下降,不能再拖到天亮了,很明显,现在对方的援兵越来越多了。
  不行,还得再冲,无论如何要在天亮前冲出去。再赌一次。
  就在姚光启聚气凝神,准备?#27492;?#19968;搏之际。
  原本一片平静的天空突然出现一道金光,眨眼间,万里晴?#31449;?#28982;无端出?#33267;?#19968;大片黑云,那黑云从西方飞快而来,笼?#33267;?#25972;个京城。而且黑云越来越?#20572;?#30524;看就要落到京城的地面上了。
  黑云涌,疾风起,天雷落,骤雨至。
  一连串急促的闪电惊雷,震撼了云下的所有人,
  包括姚光启。
  雷声?#31456;洌?#19968;阵暴雨从低空中泼下,那雨势甚?#20445;?#22914;同蓄势已久的江河突然决堤,又如海啸扑岸,顷刻间便将几条街变成了一片水幕,平地瞬间变汪洋,在这瓢泼大雨中,不仅?#35828;?#21160;作极大的受限,而且视线也被极大的干扰,三步之外什么都看不清。
  在距离包围圈?#34892;?#20165;割了一条街的?#32440;牽?#26377;一座三层的高楼,在三层的?#30701;?#19978;,周边几条街巷尽收眼底,是俯瞰并指挥保卫战的最佳地点。
  雨势大,风势更甚,雨点被风?#31561;?#27004;中,?#30701;?#34429;然有顶,但雨水仍打湿了?#30701;?#30340;地面,此时此刻,田中同站在三层?#30701;?#20043;上,拧眉望着暴雨和黑云。任由雨水打湿自己的衣?#36873;?br />  不到半刻钟的功夫,云散雨?#30504;?#19968;旁千户低声骂道:“妈的,来得快去的也快,这贼的运气真他妈好。”
  田中同扭头看了看那千户,冷冷说道:“用不上一刻钟,天就完全亮了,咱们抓人就容易了,这时候那毛贼的运气突然就来了,你说的对,这贼的运气好的他妈的过?#33267;恕!?br />  那千户被说的一愣,他试?#21483;?#30340;问了一句:“您不会觉得这雨有问题吧?”
  田中同哼了一声,什么也没说,转身往楼下走去,走到一楼,站在门口,突?#29615;?#20196;道:“虽然下雨了,但让那些蠢货都别懈怠,那毛贼经过的地方都给我重新搜一遍,任何蛛丝马迹都别放过。”
  ?#21271;?#27975;成落汤鸡的姚光启回到文安社的时候,他外层的衣服已经被风吹的半干了,但里面的衣服黏糊糊湿漉漉的贴在身上实在难受,他迫不及待的回到自己的?#32771;洌?#36843;不及待的洗了个澡。
  与以往不同,这个澡姚光启足足泡了一个时?#21073;?#25240;腾了一晚,他确?#36947;?#20102;,但更重要的是,他要考虑下一步该怎么走。
  从浴室舒舒服服的出来,换?#32454;伤?#30340;衣服,这才走出内间。姚光启在文安社的?#32771;?#26159;一间双耳套房,外间的东西两侧各有一间套房,姚光启一般都住在东边的套房,西边的?#32771;?#31354;着。
  来到外间,姚光启一愣,薛之迁不知何进来了,正坐在自己的茶几前悠闲的喝着茶,见姚光启走了出来,薛之迁笑呵呵的向西边的套间指了指:“姚公子,您看谁来了。”
  薛之迁的话未说完,一个人从西边的门后转了出来,这人身?#32784;?#36716;婀娜,步伐舒缓多姿,面?#25340;?#39118;桃李,眼含水波柔情。姚光启一看,“柔儿”他迫不及待的冲了上去,也不顾一旁的薛之迁,一把抱住李柔,狠狠的将她揽入怀?#23567;?br />  有外人在场,李柔原本?#34892;?#19981;好意思,但她试着挣脱一下,没有挣开,索性也就任由他抱了,两个人就这样全身心的抱着对方,在这一刹那,世上仿佛只有二人。
  过了好一会,薛之迁不太好意思的轻轻咳了一声,轻手轻脚的向外退去,又像是对二人说,又像是自言自语的低声说道:“你们先聊,我先……”

  http://www.9100929.com/books/22/22502/48413181.html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9100929.com。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:m.lvsetxt.com
神鹰权威心水论坛
<address id="xbddp"><i id="xbddp"></i></address>
<cite id="xbddp"></cite>
<progress id="xbddp"><i id="xbddp"></i></progress>
<address id="xbddp"></address>
<cite id="xbddp"><i id="xbddp"><th id="xbddp"></th></i></cite>
<progress id="xbddp"></progress>
<address id="xbddp"></address> <var id="xbddp"><span id="xbddp"><th id="xbddp"></th></span></var>
<progress id="xbddp"><i id="xbddp"><strike id="xbddp"></strike></i></progress>
<address id="xbddp"><i id="xbddp"></i></address>
<cite id="xbddp"></cite>
<progress id="xbddp"><i id="xbddp"></i></progress>
<address id="xbddp"></address>
<cite id="xbddp"><i id="xbddp"><th id="xbddp"></th></i></cite>
<progress id="xbddp"></progress>
<address id="xbddp"></address> <var id="xbddp"><span id="xbddp"><th id="xbddp"></th></span></var>
<progress id="xbddp"><i id="xbddp"><strike id="xbddp"></strike></i></progress>